• <acronym id="6uj8p"><strong id="6uj8p"><xmp id="6uj8p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
  • <pre id="6uj8p"><label id="6uj8p"></label></pre>
  • <tr id="6uj8p"><s id="6uj8p"></s></tr>

  • <acronym id="6uj8p"><s id="6uj8p"></s></acronym>
    公告
    東阿信息港(http://www.gomotivated.com/)服務大家,歡迎分享傳播!我為人人、人人為我!將為您信息免費推廣,現在免費注冊會員,即可免費發布各類信息。
    關閉
    免費發布信息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» 東阿新聞資訊 » 百科人文 » 正文

    帝王之師于慎行

    發布時間:2017-01-21 14:29:41
    核心提示:  最新深受觀眾朋友的關注帝王之師于慎行,在播出期間有觀眾在關心萬歷十九年(公元1591年),明東阿縣縣城,(今平陰縣東阿鎮
       最新深受觀眾朋友的關注帝王之師于慎行,在播出期間有觀眾在關心萬歷十九年(公元1591年),明東阿縣縣城,(今平陰縣東阿鎮)有個老頭兒想當教書先生,老頭兒很嚴歷,他以前曾經教過一些孩子,孩子們的父母很不高興。本地沒人敢請他,他只好換個名字到陽谷縣,在一個鄉紳家坐館,老頭兒挺勤懇,教月之間,賓主相得。
      
      陽谷縣知縣下鄉,這名鄉紳在家宴請父母官,請老頭兒作陪。老頭兒規矩,席前讓來讓去,“先生請”,“老父臺請”。大概是老頭兒年齡大了吧,一不小心,就坐在了上席的椅子上。鄉坤十分尷尬,知縣也很不高興。東阿信息港dexxg.com近日獲悉心想,“我也就是虛讓你一下,你也太拿我不當縣令了。”一旦坐下去再起來相讓也不是那么回事了。
      
      知縣也是讀書人,酒過三巡,指著墻上掛著的一幅《富貴牡丹圖》說:“咱們以此聯句吧。”知縣吟出第一句:“牡丹花下一枝梅”。鄉紳稱賞,接著吟道:“富貴寒酸共一堆。”言外之意很明顯。老頭兒也讀過書,稍一思索,吟道:“莫道梅花不富貴,梅花曾占百花魁。”
      
      知縣和鄉坤覺得老頭兒有些清高,便略帶譏諷地問:“老先生一生坐過幾次上席?”老頭兒想了想,謙遜地說:“三次吧。”   “哪三次?”老頭兒說:“第一次是婚宴。”二人大笑。“第二次是瓊林宴。”二人一愣,這是考中進士后朝廷舉辦的宴會。“第三次是功臣宴。”這種宴會是邊疆立功將領回朝時皇帝的賜宴,一般是軍機大臣代表皇帝出席。
      
      我們就認為未來開啟一個互聯網的時代。但是很可惜,帝王之師于慎行沒有得到我們網友的關注,希望獲得突破性的故事。老頭兒知道自己的先生做不下去了,無奈亮了底牌:“老夫叫于慎行。”此言一出,那二人別說坐,就是站都站不住了。
      
      于慎行就是眾所周知的于閣老,本名于慎行,字可遠,又字無垢,祖籍現東阿縣楊柳鄉前屯村,后遷至平陰縣東阿鎮,生于明嘉靖二十四年(公元1545年),卒于萬歷三十五年(公元1607年),隆慶二年(公元1568年)進士及第,官至禮部尚書、太子少保兼東閣大學士,萬歷皇帝的老師,卒贈太子太保,謚號文定公。
      
      于慎行最早教過的那個孩子就是萬歷皇帝,當時萬歷還是太子,據說,他充任萬歷皇帝的業師時,因萬歷皇帝一篇文章背誦不下來,他用戒尺打了萬歷皇帝的手掌。太后心疼兒子,馬上來到御書房拉著萬歷就走,并忿忿地說:“俺孩子讀書做皇帝,不讀書也做皇帝。”于慎行當即跪奏太后:“讀書為明君,不讀書為昏君。”太后省悟,于是,于慎行日講如故。
      
      有一天清晨,在朝房等候晉見,于慎行坐在一個角落里搓手取暖,有個大員走過來握著他的手開玩笑說:“于大人的手好白!”本來是開玩笑的一句話,他卻一本正經地說:“慎行手雖好,但不會抓錢。”那人的臉一下子就紅了,他就是當時炙手可熱的大員張居正。張居正一手遮天的時候,同為軍機大臣的于慎行對他一直是不冷不熱。
      
      據史書記載,于慎行工于詩文典章,但不善書法,有一次萬歷皇帝讓御待取出御府內珍藏的歷代名人字畫,要諸講官即興題詩。于慎行詩成,而請別人代書。萬歷詢問緣故,他如實回奏:不善書,每詩成,都是請別人代為書寫。萬歷聞聽,認為老師敦厚誠實,便親書:“責難陳善”四個大字相賜,當時在文人墨客中傳為佳話。
      
      在一次聚會當中,同學們認為做得好,才是真的好,而且很早聽說帝王之師于慎行的故事,希望在此解答疑惑。于慎行因性情耿直,守正不阿,得罪了當時權極一時的首輔張居正,晚年多次上書萬歷皇帝請求離職,告老還鄉,萬歷準奏,萬歷派次子送至京城外,并親自作詩送行。詩云:直道一身立廊廟,清風兩袖返山東。一輛不起眼的大車“吱吱嘎嘎”地走在京城至山東東阿的官道上,從此朝廷里少了一個清廉耿直的高官,東阿多了一個踏踏實實的老農。于慎行回到家鄉著書,有《谷城筆塵》、《谷城山館文集》、《讀史漫集》、《兗州府志》、《東阿縣志》等,更想為家鄉教育做點貢獻。
      
      本地沒人敢請他,最后,他來到陽谷縣當起了先生。于慎行常說:“文官不愛錢,武官不怕死,天下就能太平。”萬歷年間有這樣的人,是國家和百姓的福氣。
     
    • 下一篇:高霖
    • 上一篇:暫無
     
    [ 新聞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違規舉報 ]  [ 關閉窗口 ]

     
    同類圖片新聞
     
    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     
    帝王之師于慎行版權與免責聲明
    東阿推薦圖文
    最新分類信息
     
    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聯系方式 | 使用協議 | 版權隱私 | 網站地圖 | 排名推廣 | 廣告服務 | 積分換禮 | 網站留言 | RSS訂閱| 站點地圖
     
    青青在线

  • <acronym id="6uj8p"><strong id="6uj8p"><xmp id="6uj8p"></xmp></strong></acronym>
  • <pre id="6uj8p"><label id="6uj8p"></label></pre>
  • <tr id="6uj8p"><s id="6uj8p"></s></tr>

  • <acronym id="6uj8p"><s id="6uj8p"></s></acronym>